絮薇沐紫

人比人系列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彡彡 抱紧杰希的大长腿:

。。。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系列


大薯大:



——别人的礼物  








陆必行送给林静恒的是自己动手做的微缩的第八星系星空水晶球,远处的恒星像碎钻,近处的行星影影绰绰,石头显现出千姿百态的色泽和光彩,漂亮得不可思议。 








昆仑君望着鬼王少年送的由三十六只幽畜的大板牙串成的别出心裁的项链,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 












——别人的字迹 








顾昀写得一手能传世的好字。明明知道长庚能以假乱真地模范他的字,还是禁不住长庚的撒娇攻势,握着他的手,一笔一划地在纸上写了一个正楷的“旻”字。








沈巍看着赵云澜的便签本上那外科大夫一样坐着火箭上蹿下跳的字体——自己的名字被他写得像狗爪按的一样抽象,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 












——别人的双标








林静恒冷着脸对独眼鹰说“机甲上禁烟禁火禁喷雾是常识,想抽滚出去抽”,后来不留情面地浇灭了他的烟头。一转头就给陆必行隔了一个单独的训练室放加湿器。 








费渡余光瞥见骆闻舟正剥着糖炒栗子吃了起来,想到他刚刚给自己定下饭前不准吃零食的规矩,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 












——别人的房间 








刚到基地不久后,陆必行敲开林上将的门,环顾四周后发现他的房间非常整齐,被褥平整得好像没睡过,一丝褶皱也没有。 








沈巍环视着赵云澜乱七八糟的房间,堆放着衣服的沙发,铺满了各种书的床,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 












——别人的宠物 








赵云澜弄回来一只萨摩耶犬,名字叫小米,养在了光明路4号,给大庆解闷。黑猫大庆没事就欺负小米,一条大狗被一只猫追得满屋乱窜。 








陆必行看着陛下被邻居家的奶牛猫挠得姹紫嫣红的熊样,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 












——别人的笛声 








南山守夜的时候会用树叶吹不同的小曲,他一边吹,褚桓就一边用眼睛里藏的芯片录音,那叶笛声中混入夜风,风流婉转,浑然一体,都不用后期编曲处理,已经自成风格。褚桓成了这个原生态音乐人的铁杆粉丝。 








程潜听着严争鸣那惊天地泣鬼神、丧心病狂的叶笛声,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 








(此处木有顾帅当然不是因为忘啦,而是因为顾帅那催人尿下的笛声是以前的事。后来顾帅三年学一曲,笛声已经不走调啦~ 期间长庚大概不动声色地叹气成千上万次了。而严掌门吹叶笛的技艺想必是没什么长进的,所以此处安排小潜叹个气,啦啦啦~)












——别人的手工 








长庚说到做到,果真做了个比小竹笛更好的笛子给顾昀。那是一只白玉短笛,通体如羊脂,一整块雕成的,玉质极细腻,形如一根缩小的割风刃,割风刃上的手握、浮雕乃至于尖端的出刃口都模仿得惟妙惟肖,尾部刻了个“顾”字。 








施无端盯着脖子上挂着的青硅——自己的脸被白离刻成了柿饼子脸,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 












——别人的手艺 








骆闻舟既然能在背后条分缕析地嫌弃亲妈做的排骨汤,手艺就肯定拿得出手。家常便饭都会做,什么皮蛋瘦肉粥啦,白灼菜啦,咖喱鸡啦,炸丸子啦,焗大虾啦......通通不在话下。有时候在家炖个“横菜”,还会拿到单位给一帮亲同事加餐。 








沈巍的目光扫过面前五碗冒着热气的,用热水,或热牛奶,或热咖啡等泡出来的桶装方便面,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 






评论

热度(2155)